2013年7月4日星期四

半失憶葯

現在已是凌晨1.30分...
又是一個夜深人靜的黑暗的夜暮裡...
街上的車子已寥寥無幾,城市裡的燈火也顯明熄滅了一部分....沒有了街上的喧鬧聲,沒有了人群也沒有了需要”偽裝”的面具...淹沒的心靈此刻被釋放..
今夜,會有那群歷經滄桑的人,又有那群鉛華洗盡的人,這群人今夜心又開始痛了..

有人在黑夜人群背後用她憂傷的文字記錄他那些悲歡離合的故事在黑白紙上,有人用回憶來懷念她那些繁華已落幕的故事,也有人在用傷心情歌在自我舔傷著,企圖在歌詞裡尋找他沉淪的記憶,在歌詞裡一一被掀開...

從不覺得這樣的深夜一人是孤單的,因為深信這樣的一個星空底下還有這一群人一起今夜又開始彼此訴說彼此的年華飛逝故事...
這是一場荒涼約會,如此多人出席,如此熱鬧又如此寧靜...

後來無論是在文章中,書籍中或甚至長輩口中,我被這些字眼”教訓”了(要學會放下過去,傷痛不需要夜夜拿來舔傷,人生很短,無需一痛就從此不起。。。等!)我知道它們是道理,但天生反駁派的我用了天生”多愁善感”和還有”這一群人”和我也是一樣作為我反駁籌碼。

終於有一天無意間發現了那些夜夜能若無其事的一覺睡天亮的人們,原來他們都有服葯的習慣,我迫不及待去掀開秘方來看,哪裡寫著”傷痛故事,偶爾腦海里記記下就好,然後對自己說還有更好的前面,繼續好好生活” 原來自己一直尋找的東西叫”失憶”在世上人們還未成功製造失憶的葯方,所以這念頭是屬於貪心的,而大部分人們服的那粒”半失憶葯”秘方衹不過是簡單的不用天天去想,偶爾回憶就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