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

悲傷歌詞世界裏的奴隸


每當聽見任何壹首熟悉的悲傷情歌時都會心有感觸,有壹種很奇妙的感覺,總是會邊聽邊被歌詞裏的文字帶動著情緒,仿佛歌詞裏的主角是自己,歌詞裏的情節更像是爲自己而寫的,尤其是越悲傷的歌詞就越令我沈迷在裏面。有時候自己也不禁懷疑自己到底是沈迷還是猶如壹個深夜用酒來買醉的人,不同的只是那些悲傷歌詞以詞代酒,時間都是在深夜裏,目的其實都壹樣,尋求買醉。在市場上歌手們總是壹首又壹首的悲傷情歌面世讓人們買醉在歌裏的詞加上憂傷的旋律,很多就算沒那麽感性的人都會被感動,但可能不知道在感動什麽,可能不夠感性的人總是不太懂得掀起心底曾經刻骨的故事,而卻有壹部分的人壹直都活在悲傷文字世界的人,對于這些悲傷歌詞總是又愛又恨,愛的是怎麽句句歌詞都唱進我心炕裏,恨的也是怎麽句句可以如此赤裸裸的唱進我心炕。明明自己壹直都很努力說服自己告訴自己“情”途茫茫,只是仍未遇上對的人,但偏偏那些悲傷歌詞總是壹直糾纏我的正面思想,後來漸漸地發覺時常買醉在悲傷歌詞裏的我原來是壹種“舔傷”的習慣!是壹種病態!是壹種令自己不能自拔的毒瘾!

悲傷歌詞無可否認有時候人在愛途中失意時能找到壹絲絲的撫慰與療傷的功能,但對于我這種沈迷的人也許已是另壹種境界,所謂的字不醉人,人自醉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明明自己在毫無觸碰回憶的狀態下突然耳邊傳來悲傷情歌時,就會猶如變成悲傷歌詞的奴隸,不能自控地讓它操控我的情緒陷入低潮。那些歌詞總是像壹位靈魂最深處的勾魂者,所有內心最深處的記憶,痛的,甜的,落過淚的情節都壹壹勾起閃在我腦海中,特別是深夜!曾經聽過人家說要做自己情緒的主人,不要讓情緒控制妳自己,但爲何這方面的智慧我仍未學會,可笑的是我自嘲好像由得我來選擇做個情緒的主人。在悲傷歌詞世界裏舔傷壹直是我多年的習慣,只怪自己太感性,我試過在悲傷歌詞中尋找壹股感動我的力量讓我繼續勇往前進“情”途茫茫中,但殘忍的是歌詞總是寫那些“破碎公主心”的情節,更狠狠地抹走白馬王子會等待公主的童話故事也說明那些只是拿來哄騙小孩入睡的故事,也許只有真的是孩子才會繼續維持這種信念。到了今天我仍然在悲傷歌詞裏買醉,也許我正在等待壹個感動令自己冰封以久的感情世界再次沸騰,但可能在別人眼中我只是壹個活在童話故事的悲劇人物。

有時候連自己都覺得悲傷歌詞也在嘲笑我,笑我壹直逃離不掉它的世界與魔掌,依然繼續成爲它的情緒奴隸,任由它操控我的情緒。說真的,這番話假如在早幾年前我壹定會答,就算做妳的情緒奴隸也沒怎樣阿,至少證明了我是壹個感性的人,未曾不是太壞的事情,但是在過去這幾年裏我漸漸發覺我的奴隸身份漸漸變成壹個瘋子!壹個不停在文字上自我麻醉,自我幻想的瘋子,瘋的程度已到達只有任何悲傷歌詞的歌當我聽到時我都會間接幻想自己就是那位受傷的主角,我也漸漸地忘記其實每首悲傷情歌的詞,表達的情節故事大概都離不開被背叛,被抛棄,被傷害。。的詞,原來我已經瘋到有任何關于這些字眼的字我就會直接對號入座,不能自拔的瘋,也許這些就是感性的人在感情世界裏被抛棄後的後遺症。

到了今天我仍然是壹個沈迷,買醉在悲傷歌詞世界的奴隸,我仍未能擺脫它的操控,可能覺得在這個年代太多兒戲的愛情遊戲壹直周旋在身旁,已令自己失去信心也令自己不再追求茫茫然然的感情,也許爲何壹直繼續買醉與沈迷在悲傷歌詞中只爲等待壹段淒美的感情故事出現再用我熟悉的悲傷歌詞印證下去才幻覺自己真的戀愛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