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憂鬱文2

我一直不停在寫東西,然後把這些文字打成一個又一個死結,漸漸走向世界的死胡同角落裡,很多心結一直解不開,心鎖從沒有鎖匙.有一些故事是沒有結局的草率落幕了,覺得世界一直在變化,努力追趕著,越追趕越感覺已掉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生出了幾條白髮,每天被生活的步伐壓迫著,被歲月虎視眈眈著..
人類總是不能一直停留在同個地方,就連愛也是如此,這是一種殘酷.曾經轟轟烈烈談場戀愛,但終究只是一場戀愛.我們曾經那麼地相愛,這是一種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到後來我們都忘記了那種感覺.這是王子與白雪公主的過錯,他們流傳了一些虛構出來的童話,世人努力模仿著他們盲目追尋幸福,可是故事的後來,他們因為婚外情離婚收場了,殘忍地沒告訴世人.
在夜深人靜的深夜裡,在一間深夜自我舔傷的房間裡,寒冷的黑暗裡,數落著一張張泛黃的黃色月曆,數著一去不回的年華,聽著時鐘時針滴答滴答在走,數著潮來潮去,數著那些從十指縫線流走的...
別人總是對我說陽光是美好的,我習慣禮貌地笑笑回應他們,我沒有告訴他們憂傷美也是美好的,它是一場風暴後的一種平靜,不說因為這些年來連自己也還在努力著這樣說服自己.深夜裡,沿著昏暗的路燈摸索找著回家的路,冷風一直穿梭在大街上冷冷劃過臉上,用一種孤獨的姿勢走路回家,拖著沉重疲倦的身影一個人走回去.聽到地面上鞋子與地面發出沉重和踏實的聲音,明白肉體是種超負荷,靈魂終究需要解脫,明白生命中往往不也是如此,能接受的往往大於能承受的,有一種叫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