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

生命.回憶

一直想探討生命的本相是如何的,覺得生命本相是要找到自己的幸福麼,感覺到幸福了就是從痛苦中解脫了麼,它終究是一種欺騙的象征,這是一種極端.它用欺騙與藉口的形式呈現出來.這個擁擠的城市裡,各人以各自的方式生存著,各種形式存在著,而一切存在只是表象,一切都是表面.
曾經喜歡背著大背包到處去看看風景,可是背包好沉重,後來學會輕輕鬆鬆抬頭看看天空,看看四處的風景,我告訴自己放下一些自己多年背負著的一些沉重包袱,都放下它,才能更輕鬆欣賞風景的美妙.我不知道自圓其說是不是一種愚蠢,我在尋找一個出口把這些背了沉重的包袱放下,只是我忘了我身上還背著隱形的沉重包袱.
下起大雨了,坐在公車上,看著雨打在擋風鏡上匯聚成滴並流下,像是自己的心已開始流著幾行淚.看著道路上的建築物,路人,風景,隨著車速在行走,眼前的一切景象從近距離都拉遠了到最後看不見了,明白了分離,明白了冷暖,累得把一顆已疲倦的心癱坐在冰涼的座椅上.
抽屜裡一直沉默睡著一隻手錶,拿出它望一望,當年光鮮的色彩已不復存在,我很努力去試擦,可是原本發亮的銀色部分還是抹不回當年的光澤,早已烏黑,無法將歲月留下在它身上的痕跡抹走.就像你在我心裡,永遠無法抹去,而這隻手錶是我當年送你的41歲生日禮物,你走的時候沒帶走它.你走了五年,我沒碰過它五年,我的生命沉默了五年因為你,而手錶沉默了五年因為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