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星期六

路.

煙抽煙完了,酒喝完了.代表著一種頹廢.眼淚悄悄流下,深夜裡放下防衛,想哭就哭,不刻意,不掩飾.每一天早上都要在喧鬧的人群中應付著各種虛偽的嘴臉,深夜只想靜靜一個人的文字空間,所有的思緒寫成文字,有人繼續看得懂,有人繼續看不懂.
有許多酒精在胃裡翻騰,疼痛,從我的胃蔓延到心,從朦朦朧朧眼神裡,看著屋子雜亂的酒瓶與香煙包,不想收拾.黑夜的聲音很空,歇斯底里的心痛吶喊,得不到任何回應.
逃避陽光,遠離人群,讓自己站在沉默,只想安靜做自己.有些路,每一天都在走,只是熟悉的路未必不是走錯了,未必熟悉的路就不會迷惘,然而有時候竟然不熟悉的路才是走對了.
死亡是一種結束,是一種落幕,是一個新的空間,不用再與喧鬧的人群擁擠著,只是我的空間在哪裡..
我得到過什麼,失去過什麼,一切都在一瞬間如此的靠近,卻又如此的遙遠.到最後只有散場落幕,無力留住什麼,挽回什麼.一支煙,放一放,竟已快燃燒成灰燼,一切靠燒著回憶來取暖已結束了,有些事,錯過了,結束了,茫然的心只有想離開的慾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