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

憂鬱文

生活總是恍恍惚惚,色盲的雙眼,只看到黑白灰的城市,從來看不到色彩,溫暖色彩,在哪裡呢.隨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再喝兩口苦澀的酒,讓自己喝的醉醺醺,一路搖搖晃晃在這顛倒世界,努力尋找著平衡點.
.
一個人在買醉的世界,不清醒的世界,把自己關在一個狹小的空間,狹小空間裡享受著眩暈,享受著一種靈魂像慢慢離開肉體的抽離感.將自己鎖在一個深淵裡,爬不上來,四周無盡的黑暗.幻想自己躲在深海底,終日不見陽光,幻想自己是隻有外殼保護的螃蟹,可是卻受盡傷害,想逃離,卻永遠逃不掉海域.
在黑夜裡想等待明天陽光的到來,可是這是場無止境的等待,心裡的黑暗世界從未擺脫.漸漸學會了在黑暗裡安靜地方式來宣洩,用文字安安靜靜來宣洩,這是一種比歇斯底里的吶喊更加歇斯底里.別人說我的年紀,這些悲傷文字,滄桑目光,一臉麻木憔悴不該屬於我的,但它們確確實實讓我感受到它們的重量,重重壓碎了我生活裡的一切.
.
自己明明在笑,卻感覺體內的靈魂背離自己,其實它在哭泣,開懷大笑是一種假象,開始質疑著,笑這種東西,多少人騙著自己在笑著,又有多少人連自己也不懂在騙著自己在笑著.我想我是個虛偽的人,原來我對人與事一直都是虛偽的,只有寫下的文字才是誠實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