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星期四

憂鬱文.19


一直在這裡寫字,別人看懂或看不懂,其實懂不懂又如何,誰又能真正完全懂另一個人.有些事情,經過歲月的洗禮,有些斑駁,卻留不住影像,人只能默默承受一切的失去,不喜歡堅強兩字,裡頭包含了很多偽裝與無奈.年輕時,總是認為許多事情無不可為,到了滄桑,才知道許多事情辦不了,比如天荒地老,一根草,風怎麼吹就得倒下,我們的愛被現實打敗.
.
良辰美景,只不過是虛幻幻想,被人像廢品扔出去,剝走本屬於我的幸福與時光,這個世界有太多希望與絕望糾纏的事情,人和人的距離隔著一條河流,只是越過河就能到彼此對岸,只是害怕弄濕了腳,卻步.沒人願意談一場醉生夢死的風花雪月,於是只能回到原本世界,裝作循規蹈矩用行尸走肉姿態在城市活著.
.
外面下著雨,不喜歡打傘,寧願被淋得狼狽不堪,一個人總要在城市裡學會習慣沒人替自己撐傘,沒人關心的滋味.這個世界不適合懷念美好童話,滄海桑田,早該習慣生命裡的變數.就像我估計錯以為你永遠不會走,卻忽略了命裡的變數.
.
別人說我世界太頹廢,但這個世界真的有對與錯麼,只不過當人類越來越多在說對與錯,才會有對與錯的存在.這座城市的建築都在拆建,沒有什麼是恆久的,就像人心,雨後滿地的泥濘,人來人往的人流,散滿腐朽的氣息,繼續走一個人的路,每天活在看過去的影子.每個人心中都有過疤,你以為早已痊愈,但一觸碰到,你依然會覺得有撕心裂肺的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