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

憂鬱文.20

一直走在狹小的道路,直到走進佈滿荊棘的死胡同,刺傷一些靠近我的人,一直裝作堅強,可是一點點火光就能把我化成灰燼.深夜裡,出席自己的追悼會,用文字祭奠蒼涼的一生.一直很想做一個很好的記錄者,但是時間是個很可怕的東西,它會讓你一些本很熟悉的東西變得陌生,我找不到文字記錄你我的故事.
.
有一些人經過歲月沖刷後就查無音訊,只留下記憶牽著,一直等到油盡燈滅,還是證明不到你來過,它也只能證明消失和死亡.在一個狹小的城市裡,一間凌亂的房間,散亂一地的煙頭,已冷卻溫度的咖啡,冷暖自知.
.
人都是很脆弱的,心裡一些枷鎖丟不掉,然後只有在黑暗裡等待星星,但是星星瞬間化成撕裂傷口的利刃,刺痛回憶,刺痛自己.不知道一直在等待什麼,但是知道等待的盡頭是死亡,然後永遠寂靜,死寂一片,浴火重生只是個幻想,連理想都不是.
.
城市裡的每條路都有十字路口,從沒有明確的目標,燈紅酒綠的城市,只能憑著貌似光輝的光指引下前進,慢慢走進死胡同,再也走不出來.城市裡每一天都在下雪,每個人的體溫都是冰冷的,找不到體溫保暖,冰冷到一直到處逃離,但逃離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是不能承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