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

憂鬱文.21

.
記憶是一種支離破碎的疼痛,我嘗試多年努力用笑容撫慰它的痛,只不過在隨著雲霞落下的歲月裡,只發現笑其實是個很奢侈的東西,它其實很多時候只不過是一種肌肉抽搐的表現.忘了多少年手指敲打不出任何快樂,取悅自己的文字,漸漸懷疑自己對文字的駕馭能力.
.
寫一些文字,然後走去天台把它們全撕碎,欣賞著他們被風卷起形成空中飛舞,像是雪白白的雪,體現出一種淒美,讓這世界的淒慘故事飄過各處,讓只有世界聽得懂滄桑的故事,聽見自己的心情.拾起天台地上一些被風吹回來的文字,也拾起自己孤獨的身影.
.
世界像是個很大的容器,人們活在容器裡,面對悲歡離合,在透與不透之間,也只能一顆心去承載,無力抗拒,直到玻璃器裡的氧氣用盡,窒息死亡.天台寒風冷冷侵蝕身子,突然聽見某個部位在滴血的聲音.
.
雲淡風輕其實是一種諷刺的說法,城市告訴人們要明白生存裡的潛規則,不可沉溺在過去,它只會影響現實生活.我很努力把它當成人生樂觀積極的人生觀,因為不合格的人城市會把他給廢了,城市說只有傻子才悲傷過去,我是傻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