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0日星期六

憂鬱文.26


這個世界陽光永遠照射的是自以為幸福的人,而我不是幸福的人,所以我的世界沒有陽光.佛說世間是有輪回的,果真如此嗎?那活著的人或許心裡好受一點,給死者一個歸宿,給活人一個安慰吧.總有一天,靈魂把軀殼拋的遠遠的,讓軀殼化為塵土,歸於自然,無論再怎麼頑強的生命,都可能在剎那之間變的枯萎,死神輕輕一捏就能把它折斷,生命中的許多東西是帶不走的,可是我們卻為了這帶不走的東西在奔波. 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的內心到底需要什麼,太多的時候我們都是在作繭自縛.
.
點燃一根煙,燃燒整個房間的傷心落寞,勉強著微笑直到淚流滿臉,笑世事滄桑,笑自己那句空守的承諾. 生命就像一張大蛛網,每個人都如同一只掉進蛛網的蒼蠅,越想掙脫就被縛的越緊,沒有人能逃出,只能乖乖就范被生命折磨至死亡.夜深人靜時,你會發現,我們手中擁有的東西特別少,不停的追逐,換來只是目標越來越遠,生活允許我們選擇的東西很少,能擁有的更少.
.
深夜裡喜歡自己舔傷,慢慢自己舔那些白天不敢給人看見潰爛的傷口,時常太專注於自己的傷口,忘了要去握住別人伸出的手.在這個深秋的雨夜,獨自一人靜守一份彷徨,一縷落寞. 晚上喝醉,搖晃著回到家裡,一頭栽倒在床上,半夜起床找水和胃痛藥,望著窗外停不下來的黑暗,劇烈的頭疼,回憶碎片襲擊,一個人記憶太好,是不是最大的悲哀.
.
一直活在精神世界裡,固執的認為高尚,卻有時候也懷疑這個世界到底是不是我的,有人說堅守內心的人,其實是最孤獨的,也叫寂寞,可是我的生活裡到處是處處熱鬧,就是夜裡醒來就很難再睡著. 時常在想,人一生忙碌究竟為了什麼,人總是容易疏忽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些東西,不可遏制的成為庸碌人群中的一只無足輕重的可有可無的螞蟻,成為紅塵中的一粒塵土,風一吹,就不見了,生命太渺小,比塵土更渺小的可怕,風吹塵土還存在這世上,而人類,死神呼喚時,跟隨毀滅一切蕩然無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