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

憂鬱文.25


這個城市很大,形形色色的路人,可是幾乎陌生的讓人窒息,到處是荒蕪一片.歲月把一切改變了模樣.一直以為有些事是可以靠力量來改變的,后來才發覺,反抗不過是徒增痛苦,於是靈魂脫離了肉體.要如何才能來到你身邊,我要找到你,我慢慢接近你,只是為什麼,你依然離我是那麼的遙遠...
.
我是個愛情虔誠的孩子,我相信,我拼命尋找就會尋找得到,於是穿著拖鞋在夜裡游蕩,還是哪個孤魂,不知道在那裡停留,一個人在角落裡忍受冰冷路燈的照射,面無表情看嬉笑的人群,沒有人發覺,我的世界依舊是冷冷的靈魂做伴.也許一個生命來到塵世就是為了另一個生命,心裡有一副枷鎖,我卻沒有了鑰匙,在這個灰色的世界裡,我和上帝沒有契約,所以幸福難以尋找.
.
人活在這世上註定一世迷惘,許多事情在朦朧中出現又消失了,人們隻能隔著那重重朦朧,打量著它們貌似光輝的指向,一切都在失去了,摸不著真實,失去了信仰的人們,所祈願的,不是死后得到神的寬恕,而是活在這世上的希望,繼續在深夜裡歎息自己的愚昧.心底依舊無法被溶解,像一個鏤空的洞,被腐蝕,被包圍,一個人的頹廢,沒有對他人的傷害,卻是對自己至深的摧毀.太過倔強,倔強的以為只有悲傷才是可靠的保護,倔強的離幸福很遠,倔強的放逐自己的無助.
.
深夜裡用酒精麻醉傷痛,在路上行走,每個城市都是傷城,在突然的一個瞬間沉默下來,在酒精的微微眩暈中,很清楚的體味心裡的莫名難過,蹲在路口抱著自己身影哭泣,頭好疼,勉強站起來,回家的路在哪裡,不求助,慢慢自己扶著墻小心翼翼與孤清身影陪伴下走回家.人是記憶的囚犯,許多故事結束了,記憶還在,永遠清晰,繁華的都市當中,人似乎更容易孤獨,相知相愛十分渺茫,整座城市總是疏離而冷漠,所有幽閉的心靈,孤獨到了夜裡,所有堅強全被瓦解,黑夜把人洗的透明,所有偽裝套不上,而淒涼滄桑的宿命是早已寫好的,你如何抗爭,你怎麼抗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