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憂鬱文.28


很多年了,不知道是在頹廢的邊緣還是直接就已經頹廢了,總在掙扎、窒息的感覺,一個人存在,一個人生活,路燈努力的發出晃晃的光暈,如幽幽的怨婦,偶有車輛飛馳,這個景象叫做淒涼,只有場景,沒有人物與情節.黑色的天空,散發著詭異的氣息,空氣中彌漫著壓抑的感覺,那感覺,讓人窒息.一直把自己偽裝成壞人,在某個角落,幸災樂禍,卻忘記自己也被別人樂過,這個世界總有令人討厭的對白,人的生命中也總有太多讓你痛苦的劇情.
.
看書,寫字,上班下班,淡淡地生活,冷漠地看周圍的人事,蜷縮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對的是一片靈魂的荒原,麻木的心沒有悸動.孤獨、黑暗、絕望,死亡,好象所有不好的詞語都可以用黑色修飾,在頹廢苟延殘喘活著,所以一直喜歡黑色. 學會享受痛苦是我一直在進行的必修課,現在看來效果明顯,至少我好多年來都不曾逃避它,夜夜任由黑暗把我吞噬,像餓狼一樣把我吞掉,不剩下任何的遺跡,就像我從沒有出現過,連同我的骨頭一起吞掉,現場沒有血跡、不剩絲毫.我的世界太暗了,每日黑夜的降臨,吞噬我心中僅存的新光,以至讓我,迷失了方向,於是靈魂重回黑夜,繼續尋找一盞明燈.
.
心已殘廢,和許多人擦肩而過,當個冷漠的旁觀者,抑不可止的悲傷和墮落,一個人小心翼翼的縮在自己殼裡,怕被某些東西傷害著,怕去傷害著某些生命,黑暗裡舔著傷口,小心的爬出來.沒有哪一站是終點,沒有永恆的信念.心已經徹底的殘廢.總是渴望身心的超脫,找回本屬於我的青春與和諧的自然,但卻清楚地知道,我的孤獨與憂鬱是這個世界留給我的傷痛與痛楚,是無法逃脫的,盡管我也渴望溫馨,渴望陽光.
.
人,死亡後,軀殼就會被火化,一切成灰燼,或許,生命真的需要徹底的冶煉,火化掉一切,在灰燼后重新再來,只不過我真不是鳳凰,不可能浴火重生,所以我的靈魂徹底終極毀滅.
今晚的夜空格外憂郁,今晚的月色有一些黑暗,月光並不是很皎潔,它是朦朧的,淡然的,不知該如何描繪它的本性,就像人生,看似輝煌,但還是暗藏許多黑暗,它是朦朧的,人們以為能摸透它,但始終摸不到它的底牌,死神隨時招手,黑暗裡被毀滅.
.
面對一些人,一些事,一個太虛浮的年代,在太陽猛烈的時候不出街,在黑夜裡無須擔心被人知道自己空空冷冷的手心,不用害怕被人看出臉上的笑容是透支了所有的堅強,有一種束縛,禁錮著靈魂深處的自由.我看的見黑暗,所以不快樂,一直背對著陽光生活,一切都是背影.這個世界總有一些人過著幸福的日子,你的幸福殘忍的傷害著別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