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深夜祭奠

深夜裡很刻意尋找一些文字祭奠自己的人生.喜歡寫寫一些字,裡面蘊藏著一種動機,希望自己以後滿頭白髮牙齒掉光時,能順著這些文字的痕跡,去溫習尋找荒涼的記憶,證明自己在這人間走過荒涼的人生.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這個笑容從來沒有誠實地笑過,有一種頹廢的靈魂一直埋藏在這躯壳裡.憂傷註定活在那些心中充滿陰影與傷痕的孩子心裡.憂傷總是讓自己好像與這座城市顯得格格不入,就能放任自己,讓自己拋棄在這城市.每一天清晨明明象征新的全新開始,卻有太多的抱怨與怨恨,憂鬱的雙眼讓每一個清晨充滿著憂鬱.
夜晚,總是有一顆不安的心,帶著不安的心去入眠,在不安的夢被驚醒.被夢驚醒過來,只能自己哭泣,許多耿耿於懷的夢,不能放下的夢,不能釋然的,紛亂的世界白日每天積聚的壓抑,無助,失落的畫面浮現在腦海中如影隨形揮之不去,深深地刺傷漂泊的靈魂.
習慣了徹夜難眠,失眠折磨,冰冷的房間,冰冷的雙人床,想著自己漂浮到了哪裡.仿佛每一個路口都漫無目的的遊蕩,在繁忙的城市找不到感動的城市,感動的事情與感動的人.每一天重復在過,每一個動作每一天都在重復,每件事每天都在重復,想著想著...終於累了...疲倦了,終於睡去了,最終在荒涼的人生,冰涼的床上死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