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9日星期五

城市墓碑

思維,理智總是混亂著自己的生活,眼神空洞,一臉憔悴,一張頹廢的臉在城市裡每天穿梭,一種頹廢的方式繼續活下去.望著一座座的高樓,如冰冷的墓碑一座座指向天空,這個時代太不真實,每天忙碌來回的人們,迎接著每天燦爛卻不真實的陽光.
深夜寫一些窒息文,伴隨著香煙與酒精,讓所有故事死在文字言語中,許多回憶都被時光抽走,所有的過去早已死去,有些人可以死得不留一點痕跡.被抽走記憶的城市,覺得很安全,總是一笑而過,沒什麼事情值得放在心上,一直自欺欺人地過.
那些如水的真情,那些歲月年華,深夜裡的悲涼,徒勞的無奈一直都在黑夜與白天交替時從指縫中流走.努力學習著淡泊,感歎著深夜被噩夢驚醒的夢都是真實,再也安慰不了自己只是場噩夢,感歎著真的老了.
城市總是太喧鬧,吵得每一顆遊蕩的心不得安寧,每個人努力尋找著安寧的一片天空,沒有人知道從天空望下去,只是一座座冰冷的墓碑,其中一座墓碑刻著自己的名字.
要用什麼祭品祭拜自己的魂魄,回憶,故事,時光,溫暖,開心一切從不屬於我,只找到人生裡的懷疑和碎片,彼此和彼此都只是過客,天堂早已離棄自己,人們缺席了葬禮,只能擁抱著孤獨,只能一個人哭,憐憫自己悲涼的人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