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憂鬱文11

有時候這城市看似很大,但其實好像居住在沒有天空一個狹小的空格裡,衹是這個格子城市讓人們緊密相處在一起距離卻越選越孤單.在深夜裡醒來,很安靜地坐著,開一些舊歌來聽,什麽也不想,聽著一些熟悉的調子,想著自己一直在這格子城市裡,淡淡地獨自前行,淡淡地滑過一些青春,一直游走在這浮躁的城市裡,城市裡的光芒太耀眼,我需要靜下來,選擇一種方式,清理心理的陰霾.
聽著那些旋律,穿透體內每個細胞,穿透那些曾經血氣方剛的身軀任它老去,聽著那些聲音,就像在我浮塵一樣的生命裡狂野快速奔走,有一些聲音就是一種心聲,一種感觸,靜靜地伴隨自己,走過喧嘩,走過俗世.
深夜裡站在路中心,看著這個城市,這個夜景,望著路邊的街燈,散落一地的寂寞心事,熱鬧的城市,寂寞的街,這座城市,究竟是誰在霓虹燈背後,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寂寞.昏暗落寞的街燈把在空蕩中的我照得異樣的寂寞,把你照得異樣的冷漠,曾經與你相處一段時光,往日的堅守,最後化成一場又一場的落幕,你給我的究竟是落寞,還是繁華.
有時候很好奇這座城市它究竟是以何種方式粉飾它的繁華,將萬千的人們深深吸引住,衹是你瞭解,我瞭解,我們在這繁華的城市,寂寞的街,沒有人敢去撫摸那些散落一地的寂寞,因為我們都明白,基於在城市裡的生存法則,我們都不敢將內心的想法赤裸裸袒露在人前,在城市,守住生命裡最初的那片純淨是種奢望.
有時候爲了不讓自己連自己也快忘記了,衹能在這無法理解,不可理喻,情感疏离的空間裡,拼命找尋出路到最後,原來我們什麽都不是,城市成了不夜城,我們依然衹是傀儡,在這繁華的城市,站在寂寞的街,我們依然在城市入黑後讓黑夜代為轉達那些散落一地寂寞的心聲,我們不敢去明白彼此,不敢走進彼此的世界.
一直試圖用服從的姿態接受城市給於的挑戰,一直努力告訴自己不再讓自己再為一些微不足道瑣事去煩惱和快樂,不讓麻木和妥協拋下一切信念和感動.我需要一種聲音來打動自己,可我從不抱希望,就像我的愛情觀,我根深蒂固地認為自己是個愛情殘疾,每一晚努力微笑著睡去,夢裡一切都已經過去,已經放下,不過是一眼瞬間的誤會,我安慰自己終會落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