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9日星期三

都市生活

還記得阿桑姐姐在還未過世之前,就唱了這首你我都熟悉的一句歌詞,”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 狂歡是一個人的孤單”是啊,這首歌正是解讀了都市人群體的寂寞感.

我們生活在都市中,每一天都和各種各樣的人相處,交流和同事,和朋友,家人,和陌生人.每一天我們早上都要和人擠地鐵,擠公車,我們是那麼的群體,大部分的時間都群體,但我們始終總是感覺一個人獨處著.都市的職場不是遊樂場,它其實是個名副其實的殺戮戰場,說是一場文明殺戮戰場也不為過.在這所謂的戰場裡,沒有永遠的正朋友或敵人,在這裡人與人之間很難看見真心.在職業戰場,人人都要自保,很多時候我們看見別人的錯誤,事不關己的錯誤,我們都要選擇安安靜靜,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我其實是很討厭這樣人與人相處的方式,但大環境是如此,我又能如何,我衹能將自己鍛煉成百毒不侵的人,很多時候,很殘忍的是不為所動,它代表著一種專業.

我不是聽不見內心的聲音,我是聽到心底的聲音,每當深夜卸下防備,回歸一個人的時候,深夜裡那些侵蝕心靈的寂寞.有一種聲音在呼喚著早已在日常生活躲起來的赤子之心,因為對於別人的不信任與防備,我們不得不把最初的赤子之心收藏起來.如果說城市象徵繁榮與進步,那它的副作用一定是寂寞.有很多朋友,卻沒一個可以毫無保留的談心,明明很多時候在職場有打拼的勇氣,卻在面對真愛時不敢放膽去愛,這樣其實算不算悲哀.

我是一個很寂寞的人,曾經放工後我很享受朋友約我去ktv,喝喝酒,唱唱歌,衹不過漸漸發現,原來排除寂寞,很多時候衹是種形式.爲了排除寂寞感,人們時常選擇聚會,最常見的就是吃飯後包唱歌.我曾經在ktv包廂裡那麼地投入高歌歡唱,衹是當我一望現場的朋友們,我望到他們各自都在黑暗中掏出手機在按手機,每個人仿佛在銀幕淡淡的螢光中,躲進自己的世界裡.從那個時候我開始明白,原來人們爲了緩解尷尬氣氛,我們常常喝酒爲樂,稱兄道弟,高談闊論氣氛熱鬧,衹是每當有人在投入唱歌時,總有人在埋頭在黑暗中按著手機躲回自己世界了.而每一次聚會結束,告別,轉身離去,有的人開車遠去了,有的人乘坐地鐵在默默等待,剛剛結束的熱鬧與喧鬧仿佛不曾記得,莫名的空虛感無孔不入滲入身心,揮之不去.

很多時候在日常生活中一直堅強守護著的自尊,其實內心更脆弱,很多時候經不起別人一絲絲懷疑的眼神,所以總是努力在展現自己,一直到一個人的時候才發現心好疲倦,於是總是深夜裡任由寂寞主宰著自己.很多時候在深夜裡,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手拿著遙控器,一直在無意識的在轉台,一直想著日常生活所偽裝和防備的身心疲倦,眼淚不自覺地滑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