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

寫點最近心情寫照


.
前一陣子生了一場大病,病本是人生常態,可孤獨的我為何總覺得無藥可醫,像是在等待死亡和潰爛,是我太孤獨麼,才覺得無藥可救麼,或許不是無藥救,我只是在等待關心我, 千叮万嘱我 幾點該吃藥,曾經我生命裡也出現過這樣的一個人,後來他也病了,他得了失憶症,忘了我這個病人了,可畢竟人走了,我還是該學習自己吃藥.

行走在這座城市,有時有點感覺不安全,總覺得世界太紛亂,我就像踩在懸空的鋼絲上,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平靜的心,努力的保持平衡,不讓自己墜落,否則碎屍萬段,我害怕那種恐懼感,沒有人體會到那種懸空不上不下無助感。你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雙手伸展,做好飛翔的姿態,隨時準備好.人生道路上,我一直自己自由飛翔,可方向路癡的我,時常需要自己學會辨認方向,我好累,可我還是得小心看前前進,或許有天有人願意與我飛翔時,我不再想自己確認方向,只想隨著他的方向與他一起飛往幸福的方向.

我是一個時常夜裡失眠想人生的人,可是我又是那麼貪婪喜歡在黑夜裡沉睡,那種安詳,誰也無法打擾的狀態,可是有那麼多的時候,是如此的討厭那種感覺,我害怕我永遠睡著,幸福來敲門時已錯過.很多時候我不喜歡說自己“寂寞”,很多時候都不想再用這樣的詞,其實人寂寞久了,你開始不叫他寂寞,你稱為它為是“習慣”我想念那些之前陪在我身邊的人,我很貪戀他們對我的關心,讓我寵溺那種感受,不過,時間久了,就再也沒有人像剛開始那樣對你,有時候,我都開始覺得自己煩了,煩自己對別人索要關心,可是,我不知道,除了這樣,我還要和別人交流些什麼,所以,現在的我只能自己一個人安靜的等別人想起.我還是嘗試樂觀著去想,或許不是別人不關心自己了,只是別人換了別種方式,我們往往還未發現而已,嗯,這樣想會開心點吧.

家裡有幾瓶紅酒,我不是一個喝酒的人,但偶爾週末我有想自己小醉的時候,醉時與文字共舞是那麼的美麗,卻又是那麼迷亂不真,或許這就是喝醉朦朧美吧.喜歡紅酒這名字,覺得它擁有華麗的名字,還有血一樣的顏色.當紅酒入唇的那一刻,我感受它給我帶來的欣喜若狂,感覺它從我喉嚨傾瀉而下的潤滑,高跟酒杯中還它留下的殘骸,染紅了半個杯身,我想我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這對於一個慢生活的人來說,很容易.我喝許多的紅酒品種,在不同的情況下喝,在不同的心情下喝,對於那些把紅酒當啤酒喝的人,我不會予以評價,只是我再也不會,和你共享紅酒的美味.

我一直想要把頭髮再剪的更短一些,是我太忙麼,最近頭髮還是覺得有點長,剪不斷理還亂,令我有些煩躁,就像人生太多的瑣碎我嘗試不理會,可它還是纏著我,最後我還是得耐心處理它,就像內心裡的塵埃,還是該有些時間打理打理下,才不至於心靈滿是塵埃.

很多人說過,我的人生裡,一直是個乖乖不逾越理智的人,但謝謝讚賞,其實我不是,我有壞的時候,其實不太敢而已.我想說我想在每個耳朵上打8-9個耳洞,掛滿五顏六色的耳圈,不要問我為什麼是8-9個,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放肆的數字,不管情況如何,我想不顧一切的放肆一次,我知道我可以辦到,只是我沒有那麼多的力氣用來花費.請原諒我說的一切空話,原諒我的不敢,或許有天會遇上一個令我敢壞都不會擔心的人吧,因為當他看著我越來越壞,他會摑醒我,帶我走回正道,有人盯著也是一種幸福.

我常常不甘寂寞,可是我還是耐著,不是我要安然於世,我只是聽天由命而已,我相信每個人的宿命裡都有一場浩劫,不管時間如何,它總是安伏在你生命中,所以,我不掙扎的等著.我常常想問別人,你有沒有試過死亡的感覺,在川流不息的公路上,一輛一輛奔駛的車輛,你蹲在路中央,祈求一輛車的粉碎,想像鮮血在車輪下綻開一朵詭異的花,會聞到超乎想像的血腥感,親愛的,你在靠近死亡.

等到死亡的那一刻,你才會知道世界上最享受的是什麼麼?是身無重力?心無牽掛?時刻幻想那種可以讓我不顧一切的刺激,嗯,我是壞孩子,想玩危險遊戲.

我曾經在夢裡夢見自己在高樓上墜落,在墜樓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自己渴望生存,死死的抓著牆面,想停止墜落,可是光滑的一平的牆壁,並不能讓我停止墜落,我恐懼著,絕望著,可是又是那麼的激動,想像死的那一刻,我還是害怕死亡的,我並沒有如此超凡,我還是害怕凡人所害怕的.我記得在夢裡我落地的那一刻閉上眼睛,我只是害怕,沒有其他原因.可是我沒有死,在夢裡,我從地上爬起來坐在原地,蜷膝著哭泣,身邊有很多人,可是誰也沒有上來說一句,沒有人慰問我有事麼,他們用一雙雙眼睛直直的看著我,就像看一個哭泣的小丑....

我不習慣打招呼,我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說一句禮貌的言語,還要面帶微笑,很乖的樣子,對不起,我不是好孩子,我也有不禮貌時候,若不幸被你瞧見了,請原諒我.我是一個偶爾會買買一包煙抽爽,不要問我爽在哪裡,我只是覺得抽煙的人身上總是有煙味,之間的煙草味總是驅之不散,我喜歡這種味道,透著成熟和頹廢的氣味,我不是很喜歡煙入口的感覺,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耳機裡是音量開到最大傷感情歌,卻在這裡寫著心平氣和的言語,現在我的耳朵,我的世界很吵,可是有時候我又覺得這種喧囂很不錯,那些自己吶喊吧出的情緒,寄託在別處也是很好的選擇,嗯,我是個矛盾的孩子.我已經兩天沒寫文字了吧,我都忘記了,嗯今天想把這篇文章寫完,就這樣結尾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