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星期四

憂鬱文.17

人有時候會一直莫名對自己殘酷,每一天我努力擠出笑容對待身邊的人,讓人覺得我很快樂,但是卻一直在黑暗的角落的用酒精,文字來麻醉自己,折磨著自己,讓自己傷痕累累,樂此不疲,日日夜夜,不停折磨,擺脫不了黑暗的色彩.很多年已經沒買過新衣,因為終於明
白,愛情那件衣,穿在別人身上,總是美麗又耀眼,穿在自己身上卻像小丑的戲服.
.
有人說,許多事情是沒有答案的,可是我還是固執地尋找一個答案,比如為何你當初默默就突然離開了.一直在黑暗裡渴望得到快樂,但是我知道我遲早會親手摧毀它,所以還是不要了.
.
固執地認為這個世界只是適合給聰明的人生存,因為承諾可以是假的,人們可以若無其事繼續生存著,但是眼淚是真的,所以我是愚蠢的,恨自己的蠢,一直想遠離這個被捆綁的世界,肉體只是我的包裝,體內的靈魂動蕩不安.
.
隨便別人怎麼看待我,我還是我,不知怎麼形容我的這種生活方式,墮落,迷亂.或開始,或進行,或結束,愛情,友情,親情,一切一直在歲月裡流失,我在世界崩潰邊緣小心翼翼行走著.我想我是一個習慣謊言的人,我一直在把我的故事告訴別人,轉化成文字告訴別人我的蒼涼故事,大家都以為我在說真故事,但是其實我撒了很多謊,很多部分我並沒有細細訴說,漏掉沒說的不是細節,而是大部分的痛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