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

憂鬱文.22

.
時間一直在走,而我們就在這個空蕩蕩的路上在走,有時候會出現一些人陪我們走一小段路,有時候我們會陪別人走一段路,但是陪你的會經常更換,唯一換不了的是你的影子,仿佛與你的身體有一個契約.這個世界別人永遠不會當你的聽眾,當觀眾還差不多,別人聽不懂,卻會看熱鬧,或者說是看一個笑話.所以,一個人的世界只能荒蕪.
.
等待其實是一種自欺欺人,越真實的西就越是黑暗,害怕一個人,害怕一個人的空洞,害怕一個人的黑夜,為了逃離這個空洞,我們會抓住很多東西填補空洞,卻還是空洞.在這個既不溫暖也不美麗的城市,默默走下去,注定的結局,注定的宿命,無力改變,苟且偷生,苟延殘喘活下去.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寂靜,然后孤單,裝作簡單從容,但是時光在衰老,沒有足跡,沒有記憶,一切都在消失.
.
生命其實就是一場蒼白的白奈,寫得文字永遠都是迷茫,這個城市的路燈滅了又亮,經過公園時,看到工人們修剪花草,開始明白,只有公園裡那些經過人工修剪的花草在重復著盛開與消亡,但起碼他們有過盛開,人生卻只是一步步的走向消亡.關了燈,黑了整個世界,找尋可以寄托的地方,在床角麻木的倦成團,想著一些越來越遠的事情.一個人世界荒原之上再也沒有任何生物,只有枯干的樹枝,還有我干枯的靈魂.
.
我承認我喜歡黑夜,習慣了在沒有人陪伴的黑夜安靜的游蕩在街頭,然後慢慢的消逝在這個寒冷的夜晚,沒人發現,就像沒來過這個世界.常常覺得很多話無從說起,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交際障礙,始終無法逾越.依舊習慣在午夜吸煙、寫字,無病呻吟,將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沉溺在一個狹小骯臟的空間,有時候覺得自己像個人格分裂的病人,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自拔,在黑暗裡默默等待死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