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

憂鬱文.24

深夜裡,把結痂的傷口扒開,讓它再次流血,不讓它愈合,已經習慣開始迷戀傷口撕裂的疼痛. 上帝忘了賜給我愈合的能力,我軟弱無力,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毀滅自己,這種隱晦的痛苦不可告人,只有在黑夜裡沉默自我折磨.我已習慣了一成不變的生活,黑夜裡卸下了虛偽的微笑,擺出一張疲倦的臉,對你的眷戀依舊, 只是我已學會了隱藏,我的生活依然一如既往地平靜,世界一片死寂,唯一的波動就是想你時的淚水.
.
有人一生都沒有付出過愛,因為害怕受傷,也有人為了愛轟轟烈烈赴湯蹈火,不為什麼,就因為真心愛那個人,也有一些人,平平淡淡的,在愛與不愛之間,相安無事,相敬如賓.不合適的季節,不合適的景物,不合適的人,都說人生入戲,戲能彩排,可是人生注定無法重來,我的世界無法恢復色彩,我的天空一半是灰色,而另一半注定是黑色,沒有白色,然后是無奈的神情和傻傻的痴迷,走不出感情的沼澤地,頹廢,墮落,直到毀滅.很多時候總是一個人,一個人走路的影子有些孤獨,路有些遙遠,總是在昏暗的燈光下,始終看不到盡頭,上帝保佑每個受苦的孩子,我被排除.
.
聽說人具有永恆的靈魂,肉體不過是靈魂寄居的場所,我的肉體抗拒靈魂回歸,所以肉體任由它每天一點一滴衰弱直至死亡.如果一個人是正確的,那麼他的世界就是正確的,而我卻不知道我的對錯,黑白顛倒的世界,在一片死寂的世界活著,其實對與錯早已失去意義.這個月的天空總是是灰色的,我在墮落中度過,在黑暗裡生存,漸漸染成了黑色,成了黑色的我,再沒有一絲的光亮,我不反駁,亦不理會我是狼,就絕不裝羊,屋子裡任由它一片漆黑.倘若,真的有那麼一天,可以與一個人相擁走過人生的四季,那今生對我而言,就會是個最美麗的天堂,但是上帝枉了我對牠的信任,天國不在,夢魘依然,卻讓我付出慘痛的代價.
.
沒有你,我只剩下了行尸走肉,靈魂在迷失.無數個失眠的日子裡被疼痛襲擊,心底有了暗傷,意志變的更加消沉,整晚整晚的開始抽煙,墮落,生命裡放棄許多不該放棄的東西,自毀幸福,黯然落淚,華燈清亮,照在我臉上,可是我的笑容依然干澀,想讓濃重的煙霧來麻醉自己,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處於一種流浪的隱蔽與隱藏狀態,像個隱士居住在城市裡.

发表评论